综合布线

找论坛
mb44308035
Lv2 太平洋舰队下士
太平洋舰队下士 贡献124,距离下一级还需76贡献
楼主
2017-10-10 15:10 0 0 只看楼主
电梯直达 

行业为我们十年苦修创造了崭新的机会。这些机会的挑战更大,需要的知识积累更深,要踏破的瓶颈远比我们想象中更多。上个时代无庸质疑是旭创的时代(尽管我对这家公司的价值观持保留态度),他们在光学设计和高端制造上取得了惊人的成绩,也为行业发展树立了标杆。相较而言,我们其它企业都逊色许多。旭创凭借资本和野蛮生长以及超一流的快速研发俨然进入了行业一流,我们不得不为它短期的成功喝彩,从而反省我们自身的迷惘和失误。


彻底反思过去,易飞扬的失败主要源自技术研发和研发管理。对于一些快速成长的企业,技术和知识积累不深都是硬伤。后来发生的许多变化,都是技术不精湛导致的市场折射。其次的原因可能是管理的理想化思维。 后者远离了深圳的实际,而前者,因为我们或缺了人才战略思维,对过硬的技术缺乏追求和执著。一直以来我认为自己的知识和战略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管理出了理想主义的错误。但即使管理不出理想主义的错误,是否公司就能蓬勃发展,我也不以为然。当然我也不敢断定。


我始终认为深圳的创新只是一种跟随。如果不出现旭创这样的公司,我相信行业技术和兴奋度还会停留在FINISAR的笼罩之下,我们相信FINISAR是可战胜的,但需要很多年。。。具体多少年只在梦呓中。但是旭创轻松击败了FINISAR,并且充当了新一轮发展的领头羊。在深圳近20年了,我从来没有想过一辈子从事一项跟随而非创新和创想的事业,但是深圳充斥的都是模仿抄袭和再造,在这种风气下,深圳是不存在令人仰慕的技术研发的,都是为切近金钱的产品短促上市之旅。由于缺乏底气和沉淀的勇气,我相信深圳正在技术上没落。这种没落是注定的。深圳唯一的好处是市场化思维。在过去的时间里,我相信自己已经把品牌营销发挥到极至,掩盖了公司发展上无数的技术不足和产品质量事件。现在我们好很多了,但是疮疤一直还没有消除。我们有幸见证了大数据的崛起和旭创的成功,所以我们现在开始有信心远征。
 
我们首要的事情是什么呢?首要事情是搞清楚现状。现状是寒酸的。深圳的滥情和高物价导致了人才疏离。这个城市现在很有钱,卖掉深圳应该可以买下整个美国。但是这个城市也很贫穷,贫穷到知识分子只为赚钱而做一份工作。为赚钱和为理想抱负是完全不同的。没有远大技术抱负就不可能持之以恒,仅为赚钱从事技术研发终究会三心四意,对技术事实一知半解。回到我们从事的行业自身,我是有发言权的。至少在深圳,还没有一个有超过我的行业阅历。如果我们承认社会的进步根本是技术的进步,则深圳差得很远,易飞扬差得很远。差的很远的意思是理念上我们就落伍,或者说我们的理念太切实际了。在我犯管理理想主义错误的时候,确实很多同事批评我不知人间烟火。哎,怎么说呢,我从艰难中度过,觉得年轻人就应该被培育被辛苦,所以我当时无法理解。我所受过的教育和我的认知一直是:没有苦中苦,哪来人上人。如果青年技术人员可以不经历苦楚,他们凭什么可以取得货真价实的成功,又怎么品尝真正技术创新带来的幸福感。社会也许变了,人们希望更加便捷的成功,最好投资别人的成功顺便让自己更成功,这太可耻了。但是我相信这种可耻的想法正是我们时代在弘扬的理念!稻盛和夫说:我觉得不能通过投机,不可靠的行为赚钱。必须靠辛苦努力!


我们其次要明白的是我们的技术差距。假设理念上没有问题了,我们就要分析自身的技术差距。我现在看到差距来自两个层面。一,信号完整性设计。二,光学设计。我们后来发现的重大质量问题,或者说FINISAR超越行业之处,都是信号完整性设计比较优越。极限条件测试是产品臻于至上的标杆,也是赢得市场口碑的关键性力量。功能设计只是产品研发的一个基准点,功能设计往往使研发人员产生错误虚假的成就感:我终于搞定了。这种思维可以说差之很远。研发的首要目标是通过各项可靠性实验,极限加压测试和客户严格验证。光电产品的问题永远是两个,永远没有最好,永远难以一致。这两个标准就是从事光电产品研发永无止境的原因。对信号完整性的熟捻是考核一个从事硬件设计工程师的标准。说到光学设计,则包括了太多内容。几乎所有高端模块和光学子系统都是光学某种效应被成功设计后的产物。今后行业发展还是这个思路。今后的路当然还包括材料。就易飞扬的差距性,光学设计由来已久。直到我们在100G 集成器件上看到了光学设计真正的威力。光学设计不仅是功能性的,也必须考虑可靠性。数据中心在一段时间痴迷于设计,忽略可靠性指标,我希望大家都不要被短促的言论误导。大数据冲击对可靠性要求只是更高,决不是放低要求。我相信包括FINISAR 在内都正在品尝苦果。永远坚持更好是没有错误的。戴明说,质量是客户定义的。数据中心在过去错误地定义了自身的需求质量。


我们还要弄清楚我们的发展,也就是易飞扬何以中兴。有一段时间我接触投资公司的时候非常羞愧,因为业绩确实不怎么样。改变这种羞愧唯一能做的就是投入研发和市场实践。我开始七天工作制(当然我决不赞同所有人工作七天)。我对行业未来的认识通过很多同事的工作也比较清晰,充满着历史的逻辑。年初在武汉的演讲,我即用历史的辨证法认为旭创和FINISAR都不会在400G成为领先者,因为历史是轮回的。我发现在目前这个阶段,投资光学设计和封装是企业成长的关键,因此我们建立武汉技术中心。另外一方面除了投资现在,还需要投资将来,所以我们布局相干。但是对于未来的成功决胜之处,我不想说出来了(尽管我非常感清楚),因为我说的太多,总是成就那些资源更好的公司。不管怎么样,我认为关键的地方在于,如果公司想成功,就必须投资下一波。400G 是下一波,研发竞争将非常惨烈。我不知道未来谁会更成功,但是我断定,无论FINISAR和旭创如何努力,在这一轮不会成为领头羊和佼佼者!我们会不会,我觉得我们还缺乏一些资本和人才。这也正是我现在努力的方向。


最后我们必须说到速度。研发速度晚于市场,再多努力无济于事。因此公司为中兴之举,将开展六个月的敏捷研发攻关期。敏捷就是求取速度制胜。过去研发落伍,原因大致是流程耽搁与个人技术失误。敏捷研发将依托团队共同推进。敏捷研发将要求我们时时拷问自己:我所从事的工作何时才能取得成果?是在市场爆发的前夜,还是等一切繁华都已经落尽之后!


我们有幸从100G 进入电子极限的400G 时代,每个人每个团队都有机会在这个年代成为明星或技术英雄。光武中兴,在历史上仍然显得平静,因为所有的甘饴都在当时被世人尝尽。建立一家公司,但求奋力一击,从此不相忘于江湖!


易飞扬通信——李总
2017-10-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其他登录方式:

常用表情
太平洋电脑网论坛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网站立场。请勿轻信特价、汇款、中奖等信息,
请勿轻易透露个人资料,因此产生的一切后果,PConline不承担任何责任
回复 发新帖 找论坛 反馈 回顶部